老人寻25年前被警方暂存文物无果 各部门踢皮球

老人寻25年前被警方暂存文物无果 各部门踢皮球

老人寻25年前被警方暂存文物无果 各部门踢皮球

家人奔波20多天被踢皮球 25年前警方暂存文物仍没结果

  8月12日,华商报A08版报道了西安一位88岁的历史老师,想再看一眼25前被公安机关暂存的文物。报道见报后,老人家继续在公安、文物等部门奔波,寻找25年前的文物,但各部门“踢皮球”,将近一个月了仍没结果。

  报道后没人主动调查此事

  近日,华商报记者再次见到88岁的老人吴华。狭窄的房子里,老人坐在椅子上,腿上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只要提起他的文物,老人就会流泪。老人说:“一晃25年过去了,怎么还没有结果呢?难道等我入土了还没结果吗?本来想到媒体报道后会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天天盼夜夜想,可至今仍没有任何信息,更没有相关部门主动来调查这事。”说到这里,老人不停摇着头摆着手,告诫自己不说了,却又无法控制住情绪。

  老人说,这些文物都是他30多岁时因教学需要爱上古钱币收藏后收集的。他痴迷收藏30年,工作之余,为收藏心爱之物,他跑遍荒山野岭,被妻子埋怨、儿女嫌弃。然而,25年前,一起莫名的案件将他牵扯其中,警方对他处罚1000元,并暂存了他毕生的收藏,包括数十枚铜镜及七千多枚古钱。

  家人四处奔走还是没结果

  8月12日华商报报道后,吴华老人的女儿吴丽多次上门或电话联系公安机关。

  9月1日,吴丽和委托律师苗长青按约定时间来到位于文景路的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9时30分见到政秘科科长李浩。李浩说,被暂存的东西当时给了两家单位,一家是陕西文物总店(在开元商城后面文商大厦),一家是西安市文物稽查大队(在西七路),“你想看当年的东西,只能到这些单位去看”。

  吴丽提出要看当年的转交单据时,李浩拿出几张单子,但捏在手中不放,仅让他们匆匆看了一眼就立即拿走,不让复印,也不让拍照和记录。吴丽没有看到详细内容。

  吴丽说,当年是公安机关暂存的,希望公安机关出具相应的文字便条或派人带着一起去上述两家单位看看,李浩予以拒绝。

  尽管公安机关未出证明,但吴丽和律师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来到陕西文物总店,见到一名姓马的总经理。马经理说,1991年到1993年的账早没了。这多么年了换了很多人,早就说不清了。“这是你们与公安局之间的事情,跟文物总店没直接关系,你们还得找公安局。没有公安机关出示的相关证明,我们根本无法回答相关问题。”

  当天下午4时,吴丽和律师来到西安市文物稽查大队。一位秦姓副大队长说,他们这个稽查大队2009年才成立,这事情跟他们没关系。

  老人七千多枚古钱币

  全部被收走

  9月3日记者见到吴丽时,50多岁的她提起这20多天的奔波,几次落泪。吴丽说,为了圆老人最后的心愿,再多的委屈都能受,只是这种被踢来踢去的事她实在无法忍受。

  吴丽说,父亲为清理古钱币的铜铁锈,二十多年里陆续将收集回来的七千多枚古钱币,一枚一枚浸泡在水中数日,再用小刀小锥一枚枚正反面细致清理,每清理一枚古币都要耗费大量时间。他的十指一年四季不同程度裂着口,尤其冬天,拇指整日都用胶布包扎着。将每一枚古币清理干净后,他又找来印蓝纸盒,将古币按照年代顺序分类,并分别标注。1991年3月,凝聚着老人20多年心血的几千枚古币,被公安局全部收走。自此老人受到打击,家人都不敢提起此事。

  律师:一般收藏文物

  如遗失可赔偿

  吴丽说,她手中有盖有公安局第七处公章的暂存单据5份。单据编号为167、168、169、170、171,时间为1991年3月12日。综合上述清单,暂存的有历代钱币、铜镜、银元、碗、碟、鼎、罐、俑、印章、佛、代勾、炉、刀等。另有两张罚款单据:收款人分别是张军和王西平。

  吴丽表示,父亲现在就一个愿望,希望有生之年能再看一次他亲手搜集的古钱、古玩,如果精力允许,希望能把个人研究古钱的书籍编写完毕。近期,吴丽边寻找父亲的文物,边忙整理出书的相关事宜。但吴华老人讲,子女虽然想帮他完成这个愿望,但他们没有相关的知识,仅靠拓片达不到出书要求。

  昨日,陕西缔伍律师事务所苗长青律师介绍,根据吴华老人的情况,按照国家当年的法律,允许公民持有文物,涉案文物及级别文物可按法律法规办理,其他一般收藏文物应该归还的归还,如果遗失了可根据相关法规进行赔偿。苗长青提出,如果事情得不到有效解决,将提出诉讼。 华商报记者 魏光敬